追蹤
~荒嚾@伊甸園~
關於部落格
有 一 件 事 、 我 曾 求 耶 和 華 、 我 仍 要 尋 求 . 就 是 一 生 一 世 住 在 耶 和 華 的 殿 中 、 瞻 仰 他 的 榮 美 、 在 他 的 殿 裡 求 問 。
  • 2172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基督徒可以喝酒嗎?[摘自康希牧師]

2007年4月23-24日,澳洲神召會在第36屆雙年制全國特會當中提出一條新規範,允許該教會的牧師可以飲酒。儘管如此,他們還是極力主張飲酒當極為謹慎,並強調酗酒是絕對禁止的。

根據福音派神學辭典的記載:在教會歷史的前一千八百年中,基督徒飲用含酒精的飲料是每日生活中稀鬆平常的事,並且聖餐禮幾乎都是使用葡萄酒(發酵的葡萄汁);許多初期教會的教父都允許適度的飲酒;天主教要求使用正確發酵的葡萄酒來舉行他們的聖餐禮;宗教改革家,從路德、加爾文到慈運理和諾克斯都極為贊成,享用葡萄酒是合乎聖經的祝福。據說加爾文在日內瓦的年薪裡,還包括了七桶的葡萄酒。連保守、嚴格的英國清教徒,都會有節制地飲用葡萄酒和麥酒,他們認為這是「上帝的美好禮物」。是到了19世紀中葉,一些更正教基督徒改變態度,從歷來允許適度飲酒的立場改為完全禁止任何酒精。

到底基督徒可不可以飲用葡萄酒或含酒精的飲料?讓我們來看一些反對喝酒之人典型的辯論:

1.    查考原文用詞:那些反對飲酒的人,試圖使用「原文研究」當託詞來證明聖經中所核可的葡萄酒,其本質是不含酒精的。然而他們的論點非常脆弱,經不起仔細審查。共有12個希伯來字可以用來表示「葡萄酒」,最常見的三種是:

Yayin (H3196),舊約中使用了113次。反對飲酒者往往聲稱,依當時處境,這可能是指非發酵的葡萄汁。但並非如此。根據權威的《史氏(Strong’s)希伯來文及希臘文字典》,yayin肯定是發酵過、含酒精的葡萄酒。
Tirosh (H8492),在舊約中使用過40次,被翻譯成「新酒」(箴3:10)或「甜酒」(彌6:15)。反對飲酒者聲稱這是新鮮的葡萄汁,不含任何酒精。再一次,又錯了。《史氏希伯來文及希臘文字典》說:雖然是用鮮榨的葡萄,但它仍然經過是發酵的。《伊斯頓(Easton’s)聖經辭典》說: tirosh的字根有「佔有、影響」之意,可能意味它可以「奪去人的心」(何4:11)。
Shekar (H7941),在舊約中使用過20次。這個字的意思是很烈的飲料、高酒精濃度的酒類。這一點沒有爭議。

新約當中,表示葡萄酒的兩個主要希臘字是:

Oinos (G3631),使用過25次。因為它是對應舊約的yayin這個字 ,反對喝酒的人再次聲稱,它應該是未發酵、不含酒精的飲料;即使裡面含酒精,oinos因為加水稀釋到很淡很淡,幾乎不像酒了。此言差矣。根據《完整字義研究辭典:新約》:耶穌提到oinos能使酒的皮袋裂開(太9:17),光是此一事實,就代表它是發酵、過很烈的酒精。
Gleukos(G1098),只有在使徒行傳2:13使用過一次,為對應舊約的tirosh。反對飲酒之人聲稱,這是完全不含酒精的,就像英式葡萄汁一樣,是一種葡萄糖或葡萄果醣;也有人認為這不過就是鮮榨的葡萄汁。但這樣的說法是錯的。《史氏希伯來文及希臘文字典》說那是一種濃烈能使人暈醉、經過發酵的飲料。《新版翁格(Unger)聖經詞典》說當「彼得回答(徒2:15):『你們想這些人是醉了;其實不是醉了』,如果這些葡萄汁不會使人喝醉,這樣的指控就太諷刺了。從古代詞典編者的解釋當中,我們可以推斷出這葡萄酒甜美的品質,不是由於它是新近製作的美酒,乃要歸功於採用最純淨的葡萄汁所致。

經過仔細查驗之後,要硬說聖經中的酒是未經發酵的葡萄汁、某種類似酒精的替代品或潔淨過的水,都是過度推測的理論。事實上,聖經在記載葡萄酒跟葡萄汁時,有非常明確的區分。在民數記6:3提到拿細耳人之願,神指示「他就要遠離清酒濃酒,也不可喝什麼清酒濃酒做的醋;不可喝什麼葡萄汁,也不可吃鮮葡萄和乾葡萄。」換句話說,當聖經提到酒,指的就不是葡萄汁;反之亦然。

徹底做過酒的原文研究之後,我們會得到跟《耶穌與福音書辭典》所描述同樣的結論:「每一次聖經提到酒,講的都是葡萄汁經過發酵、含有酒精的飲品。沒有發酵過的飲料,不會被稱為酒。」

2.    聖餐:在主設立最後的晚餐中,桌上的酒和無酵餅被分別出來,成為基督的身體和寶血。耶穌說:「但我告訴你們,從今以後我不再喝這葡萄的果子,直到我在我父的國裏同你們喝新的那日子。」(太26:29 NKJ版)反對飲酒的人認為這裡喝的是葡萄汁;但是當保羅指責哥林多教會濫用主的晚餐時,他強烈譴責他們不當飲酒過量而喝醉(林前11:20-21)。我們可以從這裡得到很明顯的結論,領受主的晚餐時所喝的飲料不可能是葡萄汁,是真正的葡萄酒。

3.    監督(主教)的資格:反對喝酒的人常常引用提前3:2-3,保羅提到監督必須是「不因酒滋事」的人。「滋事」(希臘文paroinos)一詞指的是「醉酒」。《完整字義研究辭典:新約》如此說:「此字本身的意思並不包括負責任、有節制的飲酒,它的角度反而比較是指濫用或過量、不停的飲用。這個字表達的意象是一個餐桌上酒瓶(或酒袋)不斷的人,用以表示喝酒成癮的人。」

4.    醉酒:毫無疑問,醉酒是罪。照聖經的描述都是非常負面的,一些特徵像是:蹣跚搖晃、昏眩、嘔吐、喪失心智、甚至上癮。聖經常提到醉酒造成的結果是:貧窮、淫亂和變態的性。祭司和先知若醉酒就當受審判,不准他們行使他們的職權 (賽28:7);主教(監督)或教會領袖都不可以是醉酒之人(多1:7; 2:2-5);醉酒之人不能承受神的國(林前6:9-10;加5:21)。既然喝酒有可能造成醉酒,反對喝酒的人就斷定我們必須滴酒不沾。如果這樣的論點可以成立的話,那就要用同樣的態度面對食物、金錢、工作跟性愛,因為它們可能會導致暴食、貪婪、工作狂和性上癮。因為有潛在的危險,我們就要禁戒一切嗎?當然不是。

5.    健康:反對飲酒之人宣稱酒精會損害和摧毀我們的身體,危及聖靈的殿。並非全然如此。研究發現適量飲酒是有益健康的,像是可以降低心臟病、糖尿病、中風和阿茲海默症(老年癡呆症)等等的風險。在有些個案中,它甚至可以增長壽命。保羅指示提摩太:「因你胃口不清,屢次患病,再不要照常喝水,可以稍微用點酒」(提前5:23)。但醉酒或酒精中毒會影響大腦,造成口齒不清、動作笨拙、反應遲緩。長期飲酒過量會造成肝臟和大腦永久的損壞,並導致某些癌症。所以,關鍵就在節制

那麼聖經對酒精和飲酒的看法如何?我們不能否認舊約和新約對喝酒皆持贊同的看法:

神祝福的象徵:豐盛的酒是象徵來自神的祝福和昌盛,不用敬而遠之。(創 49:11-12;申7:13;箴31:6;珥2:24;3:18;摩9:13-14;賽55:1;亞10:7)。以撒祝福雅各的時候說:「願神賜你天上的甘露,地上的肥土、並許多五榖新酒」(創27:28)。反過來看,缺乏酒是審判和災難的象徵(申28:30;賽16:10;24:11;65:21;耶48:33;珥1:5;摩5:11;彌6:15;番1:13)。
獻給神的公義之祭:從創世紀開始,至高神的祭司麥基洗德在宗教儀式獻祭中使用酒(創14:18)。從那時起,就一直使用酒來為神獻祭。
享受:詩篇104:15說神賜給祂的百姓「酒能悅人心」。傳道書9:7說:「你只管去歡歡喜喜吃你的飯,心中快樂喝你的酒,因為神已經悅納你的作為」。酒常被認為是喜樂的來源,是為人所造的一種好東西(士9:13;撒下13:28;帖1:10;傳2:3;10:19;賽24:11;亞10:7)。直到今日,猶太人在安息日晚餐的祝禱中仍會使用酒,逾越節典禮和其他宗教慶典中亦然,也准許他們飲用猶太人潔淨過的酒(kosher wine)。許多猶太古老的典籍像是《塔木德(Talmud)》,甚至鼓勵在節日時(如普珥節)喝適量的酒,使節日更開心熱鬧。
常態:如同禁食一樣,禁戒不喝酒是例外的情況,而不是神子民的常例。從但以理(但1:8-16)、利甲族(耶35:1-19)和拿細耳人(民6:1-4)的例子中,我們可以看得出來。
耶穌自己也喝酒:「人子來了,也吃也喝,人又說他是貪食好酒的人,是稅吏和罪人的朋友。」(太11:18-19)被人指控他是好酒之徒,耶穌很明顯是喝過酒的。祂許可人在節慶中飲酒,就像迦拿的婚宴(約2:1-11)。實際上,祂第一個神蹟就是把水變成酒。耶穌甚至使用發酵過的酒,來形容祂的教導是「新酒」 (太9:17)。

當酗酒成為社會中越來越嚴重的問題,不難明白有些人為什麼想提醒人不要喝酒。但要因此曲解聖經,硬說酒是沒有發酵過的葡萄汁,實在不是誠實的手法。

不論是舊約、新約、早期教會或宗教革命時期,從來都沒有禁戒喝酒這個問題;聖經中也從來沒有明文禁止飲酒。但任何事情過量總是錯的,節制是最重要的(腓4:5 KJV版)。在這個例子中,聖經允許飲酒,但同時不要我們醉酒。除此外,飲酒需視其他人的良心和敏感度而定;如果喝酒會造成他人良心的不安,那麼即使稍微的享受也有不妥(羅14:19-21)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